您当前所在位置:365体育备用 > 内涵 > 多图长文|少年英雄收集站

多图长文|少年英雄收集站

作者心情:伤感 天气:中雪 评论 发表时间:2016-04-01 18:06:34
选择字号:

根据有关方面组织的一个三方联合质量调查小组跟踪检验鉴定显示:事实上,自1993年第3季度以来,国内的一个大数目范围内的日常生活用品,其某些气质已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产生出一种被暂定名为“器质性节操重建”的性状。网传这种气质已经对大量使用者,尤其是一部分少年儿童的体质情况、心理状况及行为模式造成了重大的影响。

与此同时,1993年夏季某黎明时段,爆发于中科院社科所及周边地区的一起突发事件,虽未经公开报道,却因目睹者众多,经口传心授引起了大众不同形式的猜测与联想。

据进一步调查研究表明,部分日用品性状的改变,属产品生产环节正常出现的波动现象,程度极其轻微,并未超出ISO-9002质量防控检测体系标准,不会对使用者身心健康造成任何程度的不良影响。而另一方面,所谓的中科院超自然事件,只是一些少年为了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人为制造的伪神秘事件。 /

整个事件的具体材料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为了消除公众恐惧,我们特将此材料公布出来,事实上这是编号为D1993-M_DREAM-007号的臆想症少年的口述及与之相应的脑波成像图形。以下为该档案资料的部分节录:

新学期的课本发下来了。

在发给我的语文书封面上,有一块莫名其妙的污渍,似乎是不小心叠印上去的某种花纹,它将一部分书面弄得模模糊糊的。

是一本错版书,一看到它,我的脑子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撞击一般,变得懵懂起来。原本可以拿它去换一本封面干净的回来,可不知是出于软弱、恐惧,还是莫名的喜欢,我却没有声张,而是留下了它,带它回家。

数年后的一个夜晚,在我早已淡忘了这件小事的时候,她俩和它竟再度出现了。在半梦半醒间,她俩和它忽然跑来对我说,感谢我没有送走那本“错版”书,而避免了被再次打成纸浆的命运。事实上,封面上的污渍是一种秘密的飞行装置——做梦衣。 365体育在线 /

作为回报,我将被带去目睹一项惊人的秘密。说着她们便将我强行塞入了做梦衣。

随后我们便在恍惚中起飞,进入了梦的世界。

趁着茫茫夜色,做梦衣带我们来到一个名为中科院社会生物科学研究所的地方。

这其中的一个实验室,是专门用来采集并收藏全国范围内“少年英雄”们的灵魂基因样本的,因此这里也被称作“少年英雄收集站”。这样做,是为了保存代表着民族精神一个方面的宝贵生物学资料与精神财富。

少年英雄灵魂基因样本,是通过特殊手段获取并被活体保存的人造寄生体的象征化称谓,并渐渐演变为专属科学名词,简称灵魂样本。

少年英雄灵魂样本范围标准的确定,由转基因手段制造的思想体完成。

思想体是结合了有史以来众多哲学家、思想家、理论家、批评家、精神领袖、公共知识分子等人的肉身DNA物质,以某些哺乳动物脑细胞组织为基底,通过人工合成生命体的方式制造的思想机器。具备科学、客观、公正、高效、综合能力强、高屋建瓴、有预言性等特征。

思想体形似一只巨大的人类大脑,由人工呼吸-供养-代谢-免疫系统维持其运转。

只需键入“谁是少年英雄?”的起始指令,并最大限度的为其输入历史上一切与少年英雄有关的巨量文字、图像、影像及声音资料,思想体便开始了不可遏止的海量思考——关于少年英雄的深深思索。

当思想体沉浸在关于少年英雄的思考一段时间之后,周身便散发出特定的气味。科学上将这种气味称为“少年英雄气”,是一种由肉体气息与精神气息裹缠在一起而形成的混合气体。

通过气体收集装置,将这些气味聚集于一种大型气体固化器“放屁机”体内,经一日一夜,大量少年英雄气便凝成了巨大的固体物——少年壮志球,被排出体外。而所有关于少年英雄的身心标准定义与检验参考数据,也尽在其中了。

为保持标准建立的极端公正性,防止发生徇私舞弊行为,这个过程是完全在仪器内部由人工生物体独立运作,避免人类参与的。

少年壮志球被用作饲养采集器的食物。共有九十万个采集器被分批次覆盖寄生于其上,经历了从卵到幼虫,再到成虫体的发育过程。

少年壮志球既是采集器卵孵化的温床,又是其幼体唯一的食物来源。因此球内豪迈鲜明、敏感细腻、层次丰富、百转千回的少年英雄特有气息,便最终成为了采集器成熟体唯一能够识别的,代表着食物来源的芳香气味。它们从小在这气味中翻滚,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这一点,在即将展开的少年英雄灵魂样本找寻定位工作中,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采集器是有机的混合了人类、有袋类、犬类、猪类、蝙蝠类、蝇类、蜂类、跳蚤类等数十种动植物基因,而制造出的新兴复合型人工生命物种,目前在生物学分类上暂时从属于灵长目-泛人科-初级阶段属-历史唯物亚种。它们被应用于灵魂样本的现场采集与回送。

它们的内部构造颇为精密,具备有远距离飞行与弹跳、存储与运载样本、接收电子讯号指令、自我智能导航、复杂情势模糊判断、隐身术、忠诚、专一、宁死不屈等一系列具有连续性的复杂功能。

采集器背部的背囊中,存储了十二个少年英雄寄生体,简称寄居体。

采集器一旦成熟,便以人工手段将其从少年壮志球体上强行剥离,并通过微软发射器将它们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发射。

此刻,采集器们正式踏上了寻找少年英雄灵魂样本的旅程。从少年壮志球内获取的养分,足以维持它们在旅程初始阶段的生存。而当养分即将耗尽时,它们便要使出浑身解数,设法找到真正的少年英雄,获取新的食物了。

为了避开一般人的眼目,采集器独特的超凡形象被包裹在一些形似蝴蝶、蜻蜓、蜜蜂等普通昆虫的外壳内。这种外壳是通过优先激活染色体内特定种类昆虫的生长基因片段而造成的。因此,在日常生活中,当孩子被一些蝴蝶、蜜蜂之类无端端地跟随、环绕时,很可能,他/她已被伪装的采集器盯上了。

逐步用尽了储存营养的采集器,在越来越明晰的饥饿感催逼下,嗅觉愈发灵敏。对于少年英雄气的鲜明记忆,驱使它们到处寻找身体气味在这个记忆指数范围内的男女少年人。

由于少年英雄气并非一种单一的气味,而是层次丰富,百转千回的多重气味集,因此采集器的选择不止一种。只要是符合这个气味条件的少年,都会在被关注的范围之内,甚至于为了口味的多样性,采集器还会主动的从不同类型少年英雄的体内获取食物,这恰恰使得十二个寄居体都有机会转变为少年英雄灵魂样本。

当采集器经过了长途跋涉,明察暗访,最终按照气味标的明确了少年英雄的特定人选时,便会悄然跟踪尾随他/她到达其住所,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潜伏下来。

当夜幕降临,少年英雄经测算已进入REM睡眠状态之后,采集器便依序发射出一个寄居体。

被射出体外的寄居体,被切断了从采集器母体获取能量的路径,很快便进入了与采集器同样口味的饥饿状态。

使用前的寄居体的体积在0.5mm左右,它趁着夜色(有时也在白天),循着少年英雄气,爬上少年英雄的床铺、枕头,悄悄划过脸颊,从闭合的眼睑间挤出一条缝隙,顺着光滑的处于快速眼动期的眼球,蠕动进入头部,在体内设定好的路线程序指引下,最终在大脑内的巨束纤维间驻扎下来。

寄居体入驻大脑的整个过程,严格按照国家颁布的GB/T1.1-2013医疗操作标准执行,是在基本上无损于少年英雄生理健康的条件下进行的。

寄居体首先以少年英雄的血肉为食,为自己补充足够的营养物质,并通过肉体置换功能大量捐弃自身本有的身体物质,而以寄主的身体物质取而代之,使得自身的体质状况与寄主成为一致。由于其体积较小,又是在无菌环境下培育出来的,因此取食与置换过程并不会对少年英雄的健康造成伤害,而仅仅是损失了一点细胞物质而已。

随后,寄居体开始了在少年英雄大脑内各部分游走的旅程。寄居体以自身擅长的学习模仿功能,开始全方位复制少年英雄的思想、情感、记忆、信念等精神系统。

特别是在少年英雄做梦期间,寄居体还有机会接触到隐藏于其心海深处的潜意识资料,从而得以全方位最大限度的模拟复制少年英雄的身心灵系统。

在经过约三个月左右的置换拷贝之后,寄居体已俨然成为一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活脱脱的超微型少年英雄副本了,这便是我们最终要采集的少年英雄灵魂基因样本。

在寄居体工作期间,采集器会藏身于少年英雄住所内最为隐秘的角落,如家用电器内部等处,耐心等待灵魂样本的成熟。这个时候它将自动关闭一切消耗过多能量的生化功能,处于半冬眠状态,而只保留最基本的代谢与信息联络功能。

寄居体内,亦被事先放置发报系统,在其演化为成熟的灵魂样本之后,会发出特定音质的音波。当采集器敏锐地捕捉到这象征着成熟的信号之后,便以人耳难以察觉的频率,唱出呼唤游子回归的歌。

寄居体的人工DNA系统里,含有来自工蜂体内的回巢基因片段。因此它们拥有在饱餐食物之后,回归巢穴喂养母体的本能。尤其是在接收到来自于母体的呼唤之歌后。

夜深人静的时候,若是摄心静听,我们偶尔会听到来源不明的,缥缈的歌唱之声,这或许就是基因样本与采集器母体间彼此的唱和了。

吃饱喝足的基因样本,相对于寄居体前身,体积必然有所扩大。此时若再通过当初进入时的方式离开少年英雄身体,往往会引起寄主一定程度的疼痛不适,导致从梦中惊醒,继而带来某种恐慌,甚至将其捉住,当做真正的寄生虫消灭。更有甚者,个别基因样本会在民间高科技的严刑拷问下,使原本对公众保密的采集计划进一步暴露。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已成为灵魂样本的寄生体在准备离去之前,会刻意地发挥其对于潜意识的影响力,为沉睡中的少年英雄制造一场感动至深的大梦。这会导致少年英雄在梦里,因亲情友情爱情的任一原因,深情不已地哭泣,涕泪交流。此时基因样本便借助流量充沛的涕泪所具有的润滑与传输功能,迅速游出体外。而少年英雄因深刻的情感释放,导致痛觉暂时的钝化,而很难觉察到那样小小一块肉离开身体时的痛感了。当他/她哭着在梦中醒来,发现泪水已湿透了枕头时,携带他/她身心绝大部分数据资料的基因样本,早已离开其身体,逃之夭夭了。

爬回采集器后,已养得白白胖胖的基因样本,马上展开了喂养采集器母体的行动。而母体也毫不客气的将样本带来的营养物质大量吸收,作为进行下一个目标采集与回程的物质保障。此时的基因样本,重新变回了寄生体被射出之前,薄薄的一层皮的形象,但却在剩余下来的身体构造内,保留下了关于少年英雄寄主完整的体质与心灵样本信息。它们直至回到收集站以后,才会重新被喂养成珠圆玉润的模样。

通过上述的基本程序,采集器历经千辛万苦,将体内十二个寄居体,统统转化为少年英雄灵魂样本之后,便可以返航了。

凭借灵魂样本带来的储备充足的肉体营养,并借助精确的记忆导航功能,完成任务的采集器可以较快的速度回到收集站。

回到收集站的采集器,已是筋疲力尽,在彻底排出全部的灵魂样本后,便完成了它们短暂而曲折一生的特殊使命,迅速死去了。

当然,各种意外的发生也是不可避免的。虽然采集器们极尽发挥了种种隐身潜伏,精明强干的能力,但仍有许多在恶劣的天气、人为的阻碍、情势的复杂,以及孩子残忍的手指下,迷路、冻饿、被困、被捕、被好奇的撕碎……再也回不到少年英雄收集站了。

采集器的中途折损率约为五分之三。即使回到收集站,它们收集的灵魂样本也有不少死胎、错胎(如在过度饥饿错乱情况下,错将猫狗等动物,以及树木植物,甚至玩偶、石头视为少年英雄的)。

排除掉这些不合格样本之后,还要对于从人类少年身体内复制出的样本进行层层鉴别遴选。因此,真正可以作为严格意义上的少年英雄样本入驻存储装置的,可谓少之又少,极为珍贵!

经思想体思考得出的少年英雄气味判断标准,是一个感性的参考数据。对于采集回来的灵魂样本,还需完成进一步的标准评定与筛选工作,以使其符合国家相关政策、法律、法规。

那么,在非转基因物种的人类专家看来,少年英雄到底是怎样一群人呢?权威部门人士给出的标准答案是:

所谓少年英雄,包含从各级机构评选奖励活动中选拔出来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从所有三好学生中进一步脱颖而出,表现最为优异的三好学生;勤奋学习,成绩突出,勇夺各种重量级考试(如高考)“状元”的学生;在科技、艺术、体育、文学、演艺方面,拥有常人不具备的天赋,并获得国内外重大奖项的学生;为了国家与集体利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奋不顾身,舍己救人,牺牲生命,被树立为学习典型的少年;为了国家与民族利益在国际上争光的少年;特别突出的发扬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精神与二十一世纪新时代风貌,对社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的好少年等等。

总之,他们必须是特别优秀而著名的那些少年男女们。

既然少年英雄们的事迹与名号都是公开宣传的内容,又为何不能采取公开的方式,名正言顺的通过各级组织获取它们的样本资料呢?原因很简单,为了防止作弊,为了避免因此项活动而展开的新一轮腐败行为。

按照少年英雄专家评判标准,专门人员对采集器收集来的样本进行最终检验。由于采集器在收回灵魂样本的同时,详细记录了样本对应少年的个人信息与社会事迹,因此检验时只要调出这些数据,与标准进行比对就可以了,并不十分复杂。

很快,检验员们便惊奇地发现,所有收回的样本中,有很多即便是搜尽了他们的个人简历,也看不出任何过人之处与突出贡献。由此人们得出结论:看来采集器毕竟是个人造畜生物种,很多时候判断力还是相当不可靠的。今后,可要加强对于样本的人工检控工作了。

那些最终入选的少年英雄灵魂样本,被小心翼翼地保存下来,输入储魂箱。而大量的不合格样本,则被随意堆放在一起,任由其自生自灭。并且,为了节约成本,还会定期将它们绞碎,作为食品添加材料,喂养给入选者。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用于储存少年英雄灵魂样本的设备,称为储魂箱,是人类干细胞组织顺着人工骨骼支架,呈云图矢量式放大生长获得的活体储存装置。

将甄选出的灵魂样本,从储魂箱入口输入其体内。在体内包含着存储样本的主体——一具布满喂食器的巨型躯干,称为饲育体。

喂食器的形状类似于人类乳房,通过吸取它们供给的源源不绝的营养液,初来时瘦成一层皮的灵魂样本渐渐恢复了丰盈健壮的体态。在这个恒温、恒湿,供氧充足的环境中,灵魂样本们终于获得了长久安逸的生活,相应的,也就成为了少年英雄收集站的永久藏品。

由谁为灵魂样本提供充足的营养物质呢?

是它——蟹状溶脂器。它如同寄居蟹一般,寄居于互联网深处的暗影里,将黑客数据无害植入网络。通过一对钳状微博器,经由鼠标、键盘与触屏,发射能够溶解人体物质的微波,将无数网瘾症患者、网络拖延症患者不断遗留其上的蛋白质等活性物质,分解为小分子颗粒,并以电传输技术将它们转译成空气电数据,再凝结成网友脂膏球,输送回储魂箱。经液化后,成为甘甜的味觉层次丰富的食物,用以喂养储魂器与灵魂样本。

这种凝聚了无数网友的精力、热情、智慧、泪水与汗水以及其他身体物质的水溶性脂膏食物,具有极高的营养与收藏价值,且伴随着互联网的存在,它从来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事情的变化,起因于一位年轻科学家的偶然发现。

这位科学家是收集站内的工作人员,业余时间里,他独自制造了一台能够对梦进行分析的仪器——释梦仪。

为了测试仪器的敏感度,需要采用大量方便易得的实验材料。恰好,那些被淘汰的灵魂样本,许多都保留了做梦的功能,又没有其他特别重要的用途,拿来作为实验材料,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它们被注射了足够继续维持正常生理功能的养料后,便逐个成为了释梦仪的监测对象。这使得实验者能够阅读到这些不合格样本们在梦中,被仪器转化成文字与图像后的巨量内心独白。

阅读的结果,令实验者大吃一惊。原来,被认为是无甚特殊的不合格样本们,竟有着如此丰富绚烂,令人震撼不已的内心世界。这项惊人的发现,迅速的在站内众多科学专家间传扬开来了。

不久之后,在一小群科学家那里,形成了一套新的关于少年英雄的鉴别标准,并以此向科学家大会递交了正式的申请。

他们认为,在民间,在前述那些外在成果出众的少年英雄典型之外,尚存有大量默默无闻的少年人。他们或者对父母有着深深的不可思议的情;或者对恋人(异性/同性)有着纯纯的难以割舍的爱;或者对兄弟朋友有着厚厚的无怨无悔的义;或者为了某个秘密的梦想花园与某种独特价值,始终坚持,忠贞不渝;或者是伟大超凡的幻想家;或者是平凡生活真正的欣赏者;或者对于历史、民族、社会、经济、文化、哲学的出路,有着大无畏的独特的理解与思索;或者对常人无法觉知的艺术与美,有着独一无二的认知与体验;或者身负异秉,不为世人所知;或者充满宇宙间灵气,甚或与不同维次空间的智慧生命自由沟通,表面却守口如瓶。他们往往看似平凡无奇,也无甚“实际”贡献,却是这个社会里生动活跃的灵感因子。因为有了他们,人间才也由此增添了更多的真情真意真性情。

而通过采集器,以及大量的明察暗访,是可以侦测到这些少年人的行踪与心迹的。

问题就在于,这一类的少年,看上去可能没有前一类少年们完美,光鲜,有的甚至有巨大的人生缺憾。比如对父母的深情可能变成扭曲的爱,过早涉足爱情可能引发早恋与太早的性行为,兄弟情义过深可能形成帮派与严重暴力冲突,秘密的梦想与爱好可能导致荒废学业,甚至逃学,直至社会适应困难。

可是这些少年们的心,曾是如此精致,如此纯粹,如此干净,充满了纯洁的生机勃勃的爱。这种爱虽然不被更多的人们了解,却可能成为他们一生精神上的强大支柱。我们的社会正是由那许许多多不完美,甚至很不完美,却抱着强烈生命体验的无数个人组成的。有他们在,这里才显得生机旺盛,丰富多彩,无数个性丰盈的小脊梁,一起组成了民族精神的大脊梁。

可以说,之前专家们认定的少年英雄,是全才,是遵守规则,全面发展,出类拔萃,没有太大瑕疵的人中典范,他们被称作集体强成就者类型,其支持专家被称作事迹派。而后一类科学家认为,那些因为爱的巨大驱动力,而催生出某方面特别突出、独特、精纯的特质,却可能在发展上并不全面平衡的孩子们,也可以被称作少年英雄。并且由于他们活的更加直接,不伪装,不功利,很可能具有前者不可替代的特殊价值。他们被人们称为个体超心行者类型,其倡导专家被称作秘密派。

自此,两派持不同意见的科学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虽然越来越多的舆论开始同情心迹派,但绝大多数事迹派科学家,依然坚决反对将心迹派灵魂样本认定为少年英雄灵魂样本。

两派科学家几乎势均力敌,始终相持不下。最终,为了维持科研工作的稳定性与公平性原则,决策组决定,暂时同意将心迹派认定的灵魂样本以“疑似少年英雄”的名义,存入储魂箱,并提供与“事迹派”少年英雄同等条件的饲育待遇。

于是,幽深的储魂箱内,食物充足的饲育体上,开始既包含事迹派,也包含心迹派的灵魂样本了。

两类少年英雄灵魂样本在箱内将如何共存,是泾渭分明,抑或和睦相处,还是彼此争斗,反倒成了一个谜。因为此刻的两派科学家们,并未因存储政策的改变,而停止争论,偃旗息鼓。相反地,他们目前都顾不上坐下来仔细研究已被储存起来的样本,却为了给自己所提倡的那一类样本争取到未来更多的名正言顺与生存空间,开始了越来越无法说服彼此的各执一词。

甚至于,连例行的未来规划与最新采集工作,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和质疑,渐渐变得缓慢下来,终于有一天,在人们的有意无意间完全停顿了。

反正科学院里还有许多其他的工作可做,不少心存疑惑的科学家们干脆纷纷转向,先去关照其他较有把握,较少争论的领域去了。不知不觉间,少年英雄收集站的工作,居然被大部分人抛诸脑后。最终,为这项工程提供物质保障的资金链也中断了。

再往后,那只储存少年英雄灵魂样本的大柜子,也渐渐变得少有人问津,几乎被遗忘在那儿了。

它的外表皮在冷清的收集站内,开始了悄无声息的锈蚀。蚀斑从难以觉察的一点点,迅速扩散,终于蚀穿了外壳……

那些依然具有生物活性的灵魂样本,在挨饿很久,苟延残喘之际,忽然接触到了从外面流入的新鲜空气,便纷纷逸出柜子,向四处逃散了……

这逃逸发生在一夜之间,时间是1993年夏季,一个宁谧的夜晚。

在得知此事后的第二天,我和几位科学院的朋友开着车,来到了收集站附近的街道上。

意外而宏大的景象遽然出现,一瞬间震撼了我们。周围所有的街道以及建筑物上,但凡有些空间的地方,已有无数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纪念碑自行竖立起来,它们已经长满了整个街区,甚至可能是绝大部分的城市。

它们是由那些逃逸的少年英雄灵魂样本凝结而成的。

逃逸的灵魂样本为何会自动转化为纪念碑的形态,这是日后被科学界不断争论,至今尚无确切答案的问题。

大体上的猜测分为三类:

其一,为了增强储魂箱内灵魂样本的免疫活性,曾向它们注射了燎原一号制剂。这是出于种种目的而注射给它们的诸多生化制剂中的一类,却意外地增强赋予了它们强大的自体与互体复制功能。而化作纪念碑,只是它们为了适应改变之后的生存环境,而做出的本能式蜕变反应。

其二,由于储魂箱大量采用人类干细胞制造,因此在其细胞记忆体内,不可避免的包含了来源者的原始记忆。很可能,关于建造纪念碑与其象征意义的强烈意念,来源于干细胞过去的主人。而这些记忆又混合在乳汁营养液中,被喂食给灵魂样本,导致样本强烈继承原主人建造纪念碑执念及行为的发生。

其三,刚刚逸出储魂箱的灵魂样本,其生理指标尚不稳定,可能被一大群未得安抚,怀有强烈遗愿的灵体瞬间注入,以强行变体为纪念碑的方式,为其“正名”,为其“见证”。

我们俯身细看那些纪念碑,发现它们很多都带有细细的根须。看来灵魂样本是采取了植物种子式的生长模式,在城市水泥混凝土层中,顽强地扎根萌发出来的。仿佛雨季的沙漠,一夜之间便一改荒凉的面貌,遍地开出绚烂花朵。

在林立的碑林间,也有些不知是何原因,并未成为纪念碑的灵魂样本,它们陷落于灰土中的细小骨骸,还隐约可辨不成形孩子的模样。

根据最新测算,这些纪念碑还在继续长大,而它们彼此之间,也开始了储魂箱内从未有过的融合式生长。此刻,事迹派与心迹派的个体,早已不分了彼此,而开始了任意的亲密无间的杂交式组合。

此刻,漫步于少年英雄纪念碑林间的人们充满了无边的感动,惊奇与不由自主的颤栗。

少年英雄收集站的整个工作,在进行过程中,已有太多种类的动植物基因片段,太强的思想情感记忆与潜意识数据,以及种种匪夷所思的生化物质被投入其间。再这样发展下去,究竟还会有怎样的奇特物种出现?城市会被彻底占领或污染吗?

这究竟是一场灾难,还是一场庄严的祭礼?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在经过了最初的震惊与不解之后,有关单位及时启动了应急预案,大批办事人员迅速包围了现场,清理了闲杂人等,防止了新闻媒体的曝光。但不可避免的,一些路人私自拍下了“纪念碑林”的画面,将其在网路上传播,造成了不必要的猜疑与恐慌。

这些被大量随意放置的物体影响了正常的早高峰交通。正当主管部门派出大量人力物力,预备将它们全数清理之时,它们却开始自行解体了。眼看着它们便纷纷急速化为了孢子状的微粒,大面积随风飘散了。整个少年英雄纪念碑林只存在了不足半个小时,所幸没有造成更加严重的环境影响。

据推测,这些纪念碑孢子正是造成日常生活用品性状发生改变的肇因。

纪念碑作为孕育孢子的植株,以不可思议的快速度成熟,崩坍,完成其使命。随后孢子们大面积四处飘飞,只要一沾上任何日常物品,便悄悄在其上生根,发芽,逐步改变物品的个性。

然后这些物品将影响使用过它们的人们,使他们纷纷回忆起曾经有过的“英雄事迹”,并开始做出新的“英雄行为”了。

———

后记:

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于十七岁的一个梦,“少年英雄收集站”是梦中出现的名字。

今天恰逢我的生日,为了纪念三年来高潮与低谷迭起,倍感欢欣与艰难的创作过程,特将全文发表以资纪念。

李洋画梦

2015年12月28日

(原作绘画已参加第六届成都双年展、中央美术学院教师创作特展、“梦研所”独角兽艺术空间个人展。严禁盗用。转载请联系本人!)

? 上一篇:偶然想到(2016-04-01 09:51)
? 下一篇:天语诗经,九回肠(2016-04-05 18:28)

365体育在线-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365体育在线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